当前位置: 芸能网 > 韩国芸能 > 正文

《浮生六记》| 给芸娘的绝美情书

2019-02-26 11:07 2

《浮生六记》

给芸娘的绝美情书

《浮生六记》是清朝乾嘉之际一无名文人沈复的作品。全书六记,分别为: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记道。后两记早已亡佚,后来有人在苏州冷摊上发现其全本,然而后两记经考证却系后人伪作。虽然如此,其中仍不乏精彩的描画与体悟,具有很强的可读性。

《闺房记乐》描写了作者与妻子陈芸之间的缠绵缱绻,《闲情记趣》记载了作者生活中的爱好雅趣,《坎坷记愁》则描写了作者与陈芸悲凄曲折的人生经历,《浪游记快》描写了作者游赏名山大川的豪兴与雅意,《中山记历》描画了琉球的风土与人情,《养生记道》记述了作者的养生感悟。

“浮生”二字典出李白诗《春夜宴从弟桃李园序》中“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在中国的文学史中,不是没有描写男女爱情的文学作品,但那里的男女爱情总有一种不一样的意味。不论是闺怨诗,或是宫廷诗,或是《西厢记》、《牡丹亭》,其实都很少涉及到夫妻婚姻生活的,纵使是《红楼梦》中有对王熙凤等人婚姻的描写,但对于整本《红楼梦》而言,那也只是寥寥几笔。

但《浮生六记》不一样,它更像是两个人婚后的日常生活,简单,却也纯粹。

芸娘一生所向往的,不过是“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对此,三白本人也堪称“同志”。

他们两人二十三年来的恩爱,并不是“秋月春风等闲度”,也并不一味的寄托在来日。相反,他们从来都是“良辰美景,不放轻越。”平日里也尽是耳鬓厮磨,相敬如宾一般的生活。如果故事至此终结,那芸娘和三白的爱情算得上是绝美的爱情故事。

但三白常年靠家中供给过日,陈芸被逐出家门后,三白居然为了陈芸也从家中离开,这其中的勇气,是不能用现代社会中的所谓伦理道德来估算。试问,古代有哪位男子可以做到像三白一样?

在相守时,情淡也不淡,浓也不浓,在交织相汇间心有灵犀。有些东西并不是越浓越好,深深的话我们浅浅的说,长长的路我们慢慢的走。就像那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陶渊明弃官归隐,看上去真的是不慕名利。但我却觉得,真正的不慕名利是像三白这样不考科举、不论官场,方是真隐士。

《西厢记》里说“如花美眷,似水流年”,讲的大抵就是沈三白和芸娘之间的爱情。在那样的一个时代,沈三白和芸娘可谓是触礼教之大不敬。可恰恰是这样的“大不敬”,在后世的我们看起来确实那样的美好。

在日常的生活中,两个人总能找到一些细小的乐趣,哪怕仅仅是一道美食的诞生,但和你在一起时,无论做什么都有种熠熠生辉的感觉在其中暗含。

等到最终惨淡结局时,也只能是叹一句“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罢了。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