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韩国芸能 > 正文

读《浮生六记》小感芸娘

2018-11-27 17:40 16

读《浮生六记》,没有人的视线会绕得过芸娘去。

芸娘,作者沈复的妻子,被林语堂先生誉为“中国文学中一个最可爱的女人”

可爱,是对一个女子很珍贵的赞赏。大观园中,宝姐姐是端庄的,凤姐儿是泼辣的,李纨是清心寡欲的,但我们极少觉得她们“可爱”。

谁可爱呢?黛玉可爱,因为她为自己的本心而活;湘云可爱,因为她“是真名士自风流”。

芸娘,也恰是这样一个可爱的女子。

她缄默沉静,知道怎样做一个贤良淑德的妻子。

但她又十足有趣,会在闺房里藏了粥,偷偷给未成婚的丈夫喝。

她活泼,会穿了沈复的衣衫,女扮男装去看庙会。

她聪慧,瓜蔬鱼虾,一经了她的手,往往格外美味。她巧用心思,出游时雇了馄饨摊儿的担子为丈夫一行人温酒,惠而不费。

她温柔,即便丈夫潦倒也未生一丝怨怼,而是一同想法子筹钱,从容度日。

读完整本书,你也许会觉得沈复有些文人的酸腐气,不重仕途经济以致度日艰难,但芸娘的光彩从来不曾被掩盖。

译者张佳玮说:古来通文辞、善解语的才女和通情达理、痴情一往的妻子许多时候是矛盾的,但在芸身上,浑金璞玉地凑成了一体。

《浮生六记》后两记已经散佚,前四记中,三记刻画了芸娘的形象。读《闺房记乐》和《闲情记趣》,我被芸娘的生动感染,读《坎坷记愁》,我又为芸娘的离世大恸。

“浮生”二字,取自李太白“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

芸娘离世,沈复大悲,我想起李煜的一阙词:

世事漫随流水,算来一梦浮生。醉乡路稳宜频到,此外不堪行。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