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芸能资讯 > 正文

数风流人物(一)

2019-02-11 07:22 11

茉莉花香

——浅谈《浮生六记》中的一个女子

芸去世后,沈复终无再娶。

记得十三岁那年,小沈复便拉着母亲的衣袖说出:“若为儿择妇,非淑姊不娶。”后来芸嫁入沈家,果然家庭融洽,夫妻相爱甚笃,闲情逸致。而两人既是恋人,亦为知己。后因命途多舛于是苦中作乐,两人相守二十三年。芸,名芸,字淑珍,清代文人沈复爱妻。在我用世人冷眼看来,她如同一个虚幻的女子,仿佛孑身熔铸了曹雪芹所著《红楼梦》中金陵女子一切美好品质。出身婀娜纤细,端庄典雅的步调里透露着风流婉转的影;一言一语,一颦一笑或缄默沉稳,却有没被冗繁世俗封起的聪慧文才与风趣。月轮下的柳堤,芸能靠在丈夫的臂弯里联句解闷,互诉情事,偶尔谈论起诗歌楚辞,李杜庄子;她时常用心备好温酒冷菜,爬上山坡同夫君及友人放怀大嚼,尽性而归。女子秀外慧中、温柔活泼,让不少同我一样的看客不觉神魂颠倒,如醉如痴,像是沉沦在幻境一般。可当我回神细琢《浮生六记》所记载的芸倒不像《红楼梦》中编写出来真真假假的“荒唐人物”,而的确在世上真实存在过的,心头又另一番滋味和暗喜。

沈复所著《浮生六记》原有六篇,有两篇遗失了。然而有幸的是,被世人称之经典的其中三篇,自己与妻芸闺房闲情记叙,流传了下来。而主要描绘的芸,就是整本书的灵魂。

纵观全章,最难忘不过芸与沈复的一段对话:

沈复嗅到芸鬓边溢出浓香的茉莉,引他人之词赞美她。

“想古人以茉莉形色如珠,故供助装压鬓。不知此花必沾油头粉面之气,其香更可爱,所共佛手当退三舍矣。”

芸乃止笑曰:“佛手乃香中君子,只在有意无意间。茉莉是香中小人,故须借人之势。其香也如胁肩谄笑。”

沈复曰:“卿何远君子而进小人?”

芸曰:“我笑君子爱小人耳。”

沈复问芸为什么要戴着茉莉花,亲近茉莉这样的“小人”而远离佛手这样的“君子”呢?芸垂下眼帘笑着回答道:“我是在笑夫君你,竟愿亲近我这样的小人呢。”芸与沈复的吟吟细谈,隔着薄薄的空气与幽幽花香,看不见的深情蔓延在两人之间,盘桓于我的脑海中。然而芸的言行之美,文章中比比皆是。这也是沈复在诉说对她的钟情与怀念。

茉莉玲珑,花香似水,芸也是这般纯真灵动。生而颖慧,口授一支《琵琶行》便能背诵,从此开始自学识字,幼正直孩童时竟能作出“秋浸人影瘦,霜染菊花肥”这诗句来。林黛玉的娇袭一身,眉目含情若隐若现在芸瘦怯身材、缠绵眼波里,眉弯目秀间藏着些许心较比干多一窍。芸与黛玉同是剔透聪慧的女子,偶然手捧《西箱》便忘怀了自我,也可以将自己对古人的独特见解说的头头是道。

花瓣洁白,形姿雅致且不失烂漫。嫁入沈家的芸对长辈尊敬,待下人和善。时刻不忘记礼节,在丈夫身边也常把“岂敢”“得罪”放在嘴边。她像是宝钗那样的深闺女子,尊礼为先,并且处处细致体贴。夫君深夜回家,芸偷偷备好了精细粥菜在屋中等待;在与沈复两人要一起布置插花时,留心去拾河里的花纹鹅卵石,会心地提出效仿画画里的“草虫之法”在花叶间摆几只死去的螳螂蝉蝶,让整个盆景栩栩如生;处理公公婆婆对她的误解也只是宁可被责备也不能让他们灰心的态度,此后再也没有为自己澄清过。

然而,拥有黛玉的风趣,宝钗的沉稳还不足以让芸成为世人嘴里“中国文学上最可爱的女人”。

自古以来的中国,男人一妻多妾,正妻欺压小妾的事常有发生。到不想竟有芸这样的女子,把为夫君纳妾一事记挂在心里,痴心帮丈夫物色美妾,还说,一定要寻一个又美又有韵味的,她自己喜欢的。于是果真遇到了女孩憨园,两人携手共游,情投意合,结为姊妹后芸便与憨园交流了夫君纳妾的想法,同时将自己的镯子交予她。本欣喜地以为事情妥当,谁知憨园还是被豪门夺去了,芸也为此落下病根。

若说芸像黛玉,像宝钗,穿着男人的衣服效仿男人的阔步与丈夫一同躬逢盛会像史湘云,却不如说这就像芸本身。一个独特,美丽的女子。一个如梦如幻又真实的女子。

我想只有美好生活逝去才称得上是“浮生若梦”。沈复哪怕周游四方,心理仍然记挂着芸。书卷泛黄,留有茉莉的残香。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