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芸能资讯 > 正文

大明王朝:沈一石骂芸娘贱?其实饱含着他对芸娘近似畸形的爱

2019-03-04 10:15 3

美丽的女人,向来是官场、商场之中用来交换利益的工具,当然,也可以用来作为主人手刃对手的一把利刃。在这部电视剧中,芸娘是一个才貌双全的歌妓,她身在风尘,却毫无风尘之气。他被沈一石买下,向来只作为官场、商场之上交换利益的工具罢了。沈一石这样的男人,初看到芸娘,也许就当做一块成色绝佳的玉佩,一个会唱歌会跳舞的私人财物罢了。但是他没有想到,他和芸娘的感情,会向着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他骂芸娘贱,有何尝不是在骂自己?

芸娘绝非一个简单的风尘女子,她有着非常坚韧的内心。芸娘看起来是较弱而温顺的,就像一只被驯服的家猫一般。她明白自己是一个高价的商品,最终会成为权力和利益争夺的牺牲品。芸娘这样的女人,最终牵动了三个男人的内心,绝不仅仅是因为她貌美而已。

沈一石是一个商人,阴险狡猾。他一个经营丝绸的富商,竟然以粗茶淡饭,简单布衣来混淆世人的耳目。沈一石如果不是一个商人,大约会是一个才情卓越的文人吧。可惜在金钱堆里打滚的他,成了一个可怜的矛盾体。他的私生活极为放浪,找起姑娘来一掷千金,一找便是四个。他相中芸娘,用20万两银子将她买来。沈一石这样的商人,最是功于算计,如果芸娘不能带来超过20万两银子的暴利,他又怎会为她赎身。

沈一石将芸娘送给了织造局的杨金水,后来沈一石又利用芸娘去谋害高翰文。杨金水是个太监,芸娘服侍她几年,也不会真的发生什么。但是高翰文不同,在发现高翰文和芸娘之间暗生情愫之后,沈一石嫉恨二人因琴相交,竟然烧毁了所有的琴。他甚至还逼芸娘将和李玄的那一夜重新做一遍。

沈一石一方面已经对芸娘无法自拔,另一方面却逼着自己去寻找芸娘的替代品,想要从这种无法控制的感情之中解脱出来。他招了四个妓女上船,念了一首诗,只要这四个妓女能够说出这首诗的作者和出处,就愿意为她们赎身。果然,这四个妓女一个都答不上来。沈一石是骄傲的,他买到一个芸娘,物超所值,这天下,可能再难出一个像芸娘一样的歌妓。但是他也是痛苦的,他和芸娘之间不可能拥有纯粹的情感,就连杨金水、高翰文在芸娘面前都比他光明正大。

沈一石对芸娘的爱是变态的,他有着强烈的占有欲,又不得不将芸娘一次次送到别的男人手中。而对于杨金水来说,芸娘是沈一石送来的高级消遣品,杨金水对芸娘谈不上爱,只能说时间长了,略有些感情罢了。所以杨金水可以大大方方将芸娘送给太监李玄一晚,让李玄享受完了安心去送死。杨金水在临走时曾经劝过芸娘,一定要在高翰文和沈一石之间做出选择,不能脚踏两只船。念在芸娘服侍杨金水四年的份上,杨金水给了她一个干女儿的名分。

而高翰文对于芸娘的感情是真心的,他不同于沈一石的算计,他明明知道这是个陷阱,依旧愿意往里面跳。高翰文是个温文尔雅的儒生,如果沈一石不经商,不将自己牵扯进官场之中,又何尝不是第二个高翰文呢?电视剧之中有一个这样的情节,高翰文正在教芸娘弹琴,沈一石焦躁地拨着算盘。

沈一石将芸娘送给太监尚且还能自我安慰,毕竟杨金水自己也说过,他和芸娘的一切都是假的。但高翰文不同,他那样的才子,对送到面前的美人能不心动吗?岂有不去摸不去碰的道理?所以沈一石迫不及待地找了四个太监去捉奸,生怕高翰文对芸娘真的做出什么事。而芸娘看起来对谁都不温不火的,唯有对这个高翰文心疼了,快到了时间的时候,哭着让高翰文赶紧走,后悔做了沈一石害人的工具。

芸娘尚存一颗善心。她这样的女子,在那样的年代,能被官商以二十万两的白银赎身,又帮她安置好家人,这是天大的恩情。她为了生存,不得不对沈一石言听计从。沈一石对芸娘极度刻薄,对她说话粗俗暴力,骂她"贱人",还说:"秦淮河竟出这样的婊子!"然而,将感情倾注在一个利益工具上,一而再再而三地违背自己的内心,沈一石也在作践着自己。

沈一石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他请求杨金水能看在他的面子上,把芸娘当作自己的女儿看待。杨金水将沈一石的遗物给了芸娘,还教芸娘怎么和高翰文私奔。杨金水做这些并非是因为对芸娘有多少感情,而是对沈一石的同情和愧疚。

芸娘钟情于一心一意对他的高翰文,也感念杨金水的照顾,在她心中,沈一石是她的一场噩梦吧,但她从不知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沈一石畸形的爱恋。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