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芸能资讯 > 正文

从前车马很慢,一生只够爱你一人

2019-03-17 14:14 18

《浮生六记

原著 | 沈复

解读 | 安梳颜

真正的爱情是什么?是把生活中的点点滴滴,都化作爱情的痕迹,还是用细节诠释对彼此的恩爱呢?在我有限的见识里,沈复和芸娘是我见过的非常真挚的伴侣,他们把生活里的鸡毛蒜皮过得有滋有味,他们把俗世的烟火气息过成浪漫的细水长流。

本书作者沈复,字三白,号梅逸,18岁娶舅女陈芸为妻,婚后俩夫妻非常恩爱,举案齐眉,但是命途多舛,常常事与愿违,幸好两个人不落世俗,善于苦中作乐,耳鬓厮磨二十三年。最后,陈芸累病身故。沈复情深如旧,记录两个人之间的故事,写着生活之中的点滴趣味,因为文字真诚,深为后世文人所推崇,流传至今,已成经典。

为了方便叙述,我将用沈复的视角,为大家讲述他和芸娘之间的故事。接下来我们跟随作者,一起去看看他们之间的浪漫爱情。

初相识,便相爱,闺房记乐

我叫沈复,出生在乾隆二十八年,当时是太平盛世,我生在衣冠仕宦的体面人家,就住在苏州沧浪亭畔。苍天对我的厚待真的是无以复加。惭愧的是,我少年时没有好好读书,学问不大高明。

我娶的妻子陈氏,名芸,字淑珍,是我舅舅家亲戚的女儿,她自小聪颖灵慧,学说话的时候,只听了一遍琵琶行便能背诵 。

她四岁的时候就失去了父亲,亲眷只剩下母亲和弟弟,当时家徒四壁,无依无靠。

她年纪稍微大一点的时候,女红就做的特别娴熟,便为人做一些针线活,那个时候一家三口都靠她十指操劳过活,甚至她还要负担弟弟求学时期的费用。

有一天,芸在书上翻到了一册《琵琶行》,因为能背诵,便一个字一个字的对照着认,这才开始识字,她利用做刺绣的闲暇时光,渐渐也通晓了吟咏诗词,写过“秋侵人影瘦,霜染菊花肥”这般的句子。

我13岁的时候随母亲回家探亲,见了她所做的诗,觉得她才思隽永,又觉得她命苦可怜,心里就十分喜欢她了,久久不能释怀,对母亲说:“若为儿择妻子,则非淑姐不娶。”

母亲也特别喜欢芸温柔贤淑的个性,于是便取下手中的金戒指,作为订礼,和芸的母亲商定了亲事,缔结了婚约。

乾隆四十五年,我们俩成婚之日,我看芸的身材依然瘦瘦的一如往昔,我揭开了她的头巾,两个人相视嫣然,我们坐在一起并肩吃饭,我在桌底下暗暗握住她的手腕,心中不觉有些怦怦心跳。

芸说自己已经吃了好几年斋了,我暗暗计算,她开始吃斋的时候,恰好是我当年出水痘的日子,便明白她之所以吃斋,全是为我祈福,于是笑着对她说:“如今我肌肤光鲜,没被水痘怎么着,姐姐可以从此开戒了吗?”芸眼藏笑意,点了点头。

芸做了新娘之后,起初很是沉默寡言,一整天都不见她动气,和她说话她也只是微笑而已,侍奉长辈很尊敬,对待下人很温和,井井有条,并无缺失。

每天她见着日头上窗,就披衣急起,好像有人催促她一样,我笑着说,为什么每天都急匆匆起床呢?”

芸和我说:“只是怕公婆说新娘懒惰”我虽然追恋卧榻,也觉得芸如此端正,真正体现了她的好品德,于是便随她一并早起,从此我们耳鬓厮磨,形影不离,爱恋之情无法用语言形容。

六月光景,内室里炎热蒸熏,可是我们家西侧,板桥旁有一个临水小轩。门前有一株老树,绿荫浓密,覆在窗上,十分凉爽。

父亲有时候在这里招开宴招待客人,我告诉了母亲,带芸到此处来消暑。

因为暑热,芸便停了女红。每天只陪着我研习书卷,谈论古史,品月评花。

芸不擅长喝酒,我强劝她,她也不过只能饮两三杯,我就教她玩行酒令,于是夫妻饮酒作乐。我自以为人世间的欢乐,莫过于此了。

我性格直爽,落拓不羁,芸却有些像迂腐的先生,拘泥多礼。偶尔我为她披衣,或整理袖子,她必然连声道“得罪”,有时递给她毛巾或扇子,她必然起身来接。

我一开始很烦这一点,和她说:“你想用礼数来捆绑我吗?有句话说,过度热情肯定是有所图谋。”芸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她解释自己只是恭敬才会有礼,并不是有所图谋。

我反驳恭敬可以放在心里,不必拘泥在这种虚文浮礼中。芸举例说,父母是我们最亲近的人,难道我们可以对父母内心恭敬,外在却表现的放肆狂狼吗?

我知道芸生气了,便和她道歉,揽她入怀,安慰她。从此以后,“岂敢,得罪”竟成了我们夫妻俩的口头禅了。

我们夫妻之间彼此敬爱,整整二十三年,举案齐眉。时间越久,感情越密。

有一年七夕节,芸摆设了香烛瓜果,和我一同在临水小轩里,头拜织女。我刻了两枚“愿生生世世为夫妇 ”的印章,我们一人一枚印章,作为往来书信盖章之用。

当时月色甚佳,低头看河水里,波光如白练,我们两个人持轻罗小扇,坐在水窗边,抬头看飞云过天,变幻万端,一起赏月,实在是美极了。

中秋节,我想和芸一起去隔壁的沧浪亭玩。让老仆人去跟守亭的人说,中秋节当夜别放闲人进去。

天将晚时,我陪着芸和自家小妹,由婢女扶着,我们过了石桥。沿着曲径进去,望见叠石成山,树木葱翠,亭子在土山顶上,我们循着台阶,到达亭心,极目四望,可以看见周围数里远近,但见炊烟四起,晚霞灿烂。

我们拿一条毯子,铺在了亭子中,大家围绕席地而坐,守亭人烹了茶端来给我们。

一轮明月上了林梢,渐觉风生袖底,月亮映照波心,心间的世俗杂念,爽然消释,幽雅清旷,乐得清净。

每年春天,我都会带着芸去扫墓祭拜,芸看见地下杂乱的小石头上有青苔纹,斑驳好看,便指给我瞧。

她告诉我,如果用这个小石头做盆景假山,肯定比宣州白石更有古韵。然后我便带着芸和家里的一个亲戚开始捡这种小石头,一路上都很欢乐。

和芸在一起的日子,是我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我们一起野外游玩,一起赏月看花,一起读书吟诗,一起畅快饮酒。 

再回首,故人归,闲情记趣

我童年的时候能够睁大眼睛看太阳,明察秋毫,无论多小的东西,我也不需要去细细的观察其纹理,所以时不时都能得到一些意外趣味。

我有时候把蚊子留在蚊帐中,慢慢来一盆,让蚊子们冲过烟雾,飞翔鸣动,就当作是白鹤青云来看,果然像极了鹤唳云端,于是我心情怡然,拍手称快。

然后呢,爱花成癖,好喜欢修剪盆景,开始学习剪枝养节的法则,进而领悟了接花叠石的套路 。

芸嫁给我之后,不仅没有说我不务正业,还和我一起欣赏这些花花草草的事情。

我闲居在家时,案头桌上,瓶花换不完,芸说我插花插的很好看,可谓精妙入神了。只是画画里头,有草虫之法,让我效仿一下。

芸建议我去找螳螂,蝉蝶之类,用针刺死,用丝线扣着脖子,系在花草之间,整理一下虫脚,或者抱着花梗,或者踩着叶子,栩栩如生。

我照着芸的法子来办,果然看到的人无不叫绝,芸是我见过最蕙质兰心的女子了。

我素来好客,每次小酌饮酒,一定要行酒令劝饮,芸则善于做那些惠而不费的烹调手段,瓜蔬鱼虾,一经了芸的手,就有了意外的好味道。

当时的多位朋友都喜欢到我们家评诗论画,所以芸经常要款待客人。

因为宾客络绎不绝,芸只好卖了自己的钗子来做沽酒的费用,没有半点犹豫之色,我和朋友聚会的良辰美景,芸从来没有敷衍随意的度过。对待我的任何事,芸都特别地认真和用心,这都让我大受感动。

苏州有南园,北园两处好所在,菜花黄的时节,我苦于没有酒家可以小酌之饮,如果带着食盒去,对着花喝冷酒,吃冷食,那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有人告诉我,不如就近找地方喝酒,或者看完花回来再喝酒,可是我想这终究不如对着花喝热的来的痛快,大家商量来商量去,芸在旁边笑着让大家明天各自带好份子钱,她端着炉火去。大家笑着答应了。

等众人走后我问芸:“明天你真的自己去吗?”

芸告诉我,她看见市井中有卖馄饨的,馄饨担子上锅炉灶都齐全,可以雇一个馄饨担子去,自己把茶酒菜肴烹调好,明天到了地方再下锅热一下,这样不就妥当了。

我十分赞同,鼓掌叫好,第二天我就雇了一个馄饨担子。一起约好看花的朋友们听我说了前因后果,都十分叹服。

我们到了南院的菜花地里。选择了留宿一下,把垫子铺上,团团围坐,先把茶烹起来,喝完茶,在暖酒热菜肴,当时风和日丽,遍地黄金,青衫红袖在路上来往,蝶蜂乱飞,让人不饮都要醉了。

路边游人看见我们,无不赞叹我们的想法奇妙。

酒食用罢,杯盘狼藉。大家各自都陶醉了,有的坐,有的躺,有的唱歌,有的长啸,红日将要西坠,我想吃碗粥,挑担子就去买了米,现煮了粥,吃饱了肚子,大家才回家去。

芸问大家这次游玩可开心?大家都称赞芸说:“如果不是夫人,一定不能这么尽兴。”

芸不仅想法多,还特别贤惠,我的小帽领袜的衣服边角,都是芸自己制作的,衣服破了,她便有法子移东补西,总之能让衣服整齐洁净,衣服颜色都暗淡,这样比较耐脏,既能出去见客人,也能在家穿着。 

多感情,重承诺,坎坷记愁

人生的坎坷都是从何而来的呢?多感情,重承诺,爽直不羁,结果成了牵累。

我的父亲为人慷慨豪侠,善急人所难,成人之美,帮人家送女出嫁,抚育幼子此类事件数不胜数,他挥金如土,一辈子都在为他人忙碌,不怎么顾得上家里。

如此,我夫妇在家居住,偶尔有什么需用,就不免要去典当质押,换些现钱,开始还是拆了东墙补西墙,后来就左支右绌,应付不来了。

而芸一向有血疾,一是因为她弟弟克昌出门远游始终不归,二是她母亲由思子心切导致病故,再加上我家中多变又悲伤过度,让她辗转得病。

后来她认识了一个名叫憨园的女子,欢喜的如同旧识,两人十分聊得来,芸非常喜欢憨园,非要我把憨园娶过门来。

因为憨园的到来,让芸的心情大为畅快,病也未曾复发,恰是这个时候,憨园被有权势的豪门夺去了,亲事未能成功,芸竟然血疾发作,缠绵病榻,病骨支离,药剂也没了作用。

芸生了个女儿,叫青君。那年青君14岁,颇为知书达理,而且极为贤能,常常质押典当些簪衩衣服。

芸生的儿子叫逢森,那年12岁,跟着老师读书。

我连年没有工作的机会,只好在家门口设个书画铺,三天的收入还抵不上一天的开支,焦虑劳碌,困苦不堪,狼狈不已。

冬天的时候,我们已经没有裘衣可以暖身,只好挺身在寒风中走,青君冷的腿发抖,还强说不冷。

因为家中贫寒,芸发誓不再请医问药了,但她偶尔能起床。

恰好我有朋友想要请人绣一部心经云图案,想着绣心经可以消灾降幅,而且绣成后收入颇丰,可以补贴家用就绣了。

可是我朋友行色匆匆,不能呆太久,所以芸也要赶时间,十天里她就绣完了,她的身子本来就柔弱,又骤然如此辛劳,于是加了腰酸头晕的症状。

芸病情愈发严重,我打算请医生来诊治,芸阻止了我。

她对我说,她的病开始是因为弟弟出走,母亲过世,于是悲痛太深,之后,被情所累,后来又被恼怒所激,而她平时又思虑过度,本来满心希望多思多想,努力做个好媳妇,而终于不可得,现在已经病入膏肓了,良医也束手无策。让我不要再做无意义的浪费了。

芸断断续续的呜咽道:“人生百年,终归一死,如今我们就要半道分离,不能白头到老,不能始终做你的妻子,不能目睹逢森娶媳妇儿,我这心里还是耿耿于怀啊。”

话说到此,芸痛肠欲裂,惨然大哭道:“知己如君,得婿如此,妾已此生无憾。” 

忽然芸开始急速喘气,两眼瞪望着我,我千呼万唤,但她已经不能说话了,两行眼泪,涔涔流溢,一会儿,她的喘息渐渐细弱,眼泪逐渐干了,她就此逝去了。

当时我前面只有孤灯一盏,举目无亲,两手空拳,心都要碎了,绵绵此恨,竟无尽头。

芸逝世后,我回忆起林和靖“梅妻鹤子”的典故,就自号梅逸,意思是妻子已经逸去了。此后我卖画度日,常常去哭拜芸娘的墓,影单形只,极为凄凉。

以上就是本书的精华内容。

《浮生六记》是寻常人的爱情,俞平伯曾评价说:“今读其文,无端悲喜能移我情,家常言语,反若有胜于宏文巨制者。此无他,真与自然而已。”

对于我们来说,如何经营好爱情,婚姻,如何处理伴侣间的关系,答案无非是以真心待之。

而芸娘是我见过最懂生活的人。她性格温柔,喜素色长衫,擅绣工,热爱烹饪,一饭一蔬都自得其乐。

当时的沈复无功无名,生活不尽如意,却从不抱怨,她用一颗真心,悉心照料沈复的生活,在那些粗糙和细碎中寻找善美。

他们的日子虽然清贫,但依然有着无穷的乐趣。

其实,精致而有趣的生活,以及努力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这些都是你自己给自己的。没有奢侈的物质生活,你却可以拥有丰盈充实的精神世界;没有貌若天仙的脸蛋,你却可以拥有一颗追求美好的心。

每天早起给自己做一份精致美好的早餐;每天空出时间读一些让自己静下来的书;每天学会给他人一个微笑;每天学会整理东西、制定目标;每天都是一个新的开始,爱生活,先从爱自己开始。

以上就是我们今天慈怀读书会的全部内容,这是慈怀读书会每天一本书的第四百二十一本书。

因书明理,以慈怀道,关注慈怀读书会,每天读完一本书,把自己活成你喜欢的样子。

*注:配图来自网络

*文:安梳颜,慈怀每天一本书签约作者。

你的心灵成长图书馆

带你在碎片化时代

高效地吸收好书精髓

让读书成为一种习惯

由于政策限制,苹果用户如需购买

今日话题

如何经营好爱情,婚姻,如何处理伴侣间的关系,答案无非是以真心待之。读完这篇文章,你如何看待芸娘这个人?

《浮生六记》

沈复和芸娘把生活里的鸡毛蒜皮过得有滋有味,他们把俗世的烟火气息过成浪漫的细水长流。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