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芸能资讯 > 正文

公子浮生若梦,梦醒芸娘何处?

2018-11-29 07:23 12

《浮生六记》沈复

翻阅时间:2018年6月某天和某天

翻阅地点:北京西直门西西弗、国瑞城西西弗

读过最美的古文,没有酸腐道理,不是纲常迂文,难得一见的古文小清新,意切情长,不论江湖,只关风月。

沈三白,生而公子,多情重诺,爽直不羁,与芸竹马青梅,鸿案相庄愈久情迷,如若不是世事变故,步入窘困流离,先后失家、失业、失芸娘,那倒不失为芸芸世界中许多无憾人生中的一案。但正因有憾,你我方能一窥这“情真、命舛、词美”的若梦浮生。

沈复撰写《浮生六记》时46岁,已经过失芸娘、丧幼子、遭父兄排挤遗弃的人生起伏,姑且借总角之交的友人庇护,暂时安定下来。从衣冠之家的无虑公子到丧失一切的客居孤鸾,历经炎凉,想必已平心静气,回望一生,该接受的接受,该唏嘘的唏嘘,而与芸娘的记忆是这“事如春梦了无痕”中唯一让沈公子欣慰且心碎的吧。

公子的芸娘是最理想的伴侣,轻松时的聪慧和持重,颠沛时的担当和勇敢,奢谈举案齐眉,但肯定是携手共进退。芸娘的形象塑造的丰富而立体,不正是沈公子在不测的人生中以其为依靠的衍生品吗?

“若布衣暖,菜饭饱,一室雍雍,优游泉石,如沧浪亭、萧爽楼之处境,真成烟火神仙矣。”理想并不贪心,然则这最难的就是“烟火神仙”,倒见过几个人能把生活过成诗?!虽颠沛一生,沈公子至少与这一“闺中密友”能情谊相通、扶持相伴,相较多少假面鸳鸯,也算幸哉。

“昔一粥而聚,今一粥而散”,人生命运从来凶猛,若凶猛浮生是恍若一梦,那梦醒时公子定会喃喃自问:芸娘何处?

写下这段文字之前,刚在周末南航的航班上看完海伦.米伦和唐纳德.萨瑟兰主演的《爱在记忆消逝前》,它令我想起《浮生六记》,并写下以上的文字。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