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其他芸能相关 > 正文

大明王朝31:高翰文被芸娘仙人跳之后,为什么会向四个太监妥协?

2019-02-25 08:50 6

《大明王朝1566解密》第31期:

上一期提到沈一石在书房对高翰文一番说教,企图让他自动加入“改革派”,虽然他透露的账目毁了高翰文的三观,但还不至于完全失控。

眼看说教不起作用,高翰文也一脸正气的要走,沈一石还是依计把他推进了芸娘的琴房,那么高翰文该何去何从呢?

《大明王朝1566解密》第31期:被芸娘“仙人跳”的高翰文,为什么会最终妥协签字?

一、

既然是下套,表面文章自然要做到位,所以,芸娘是恭恭敬敬的跪地磕了三个响头,如此,完成了拜师仪式。

沈一石随后让高翰文先弹一遍《广陵散》,然后再教芸娘弹,他对芸娘说:

“经高大人指点以后,我的这点琴艺,便教不了你了……”

这句话意义非凡,所谓的琴艺,其实就是情义,也就是说,自此沈一石跟芸娘算是恩断义绝了。也就是说芸娘是最后一次帮他“仙人跳”,从此之后,情义就只剩下高翰文给了。

也为后来的高翰文接受芸娘奠定了基础。

沈一石出来的时候,是痛苦的用头顶着门,看得出,把自己心爱的女人拱手送人,他真的内心很痛苦,可是他努力过,实在没办法。

是的,就像前面两期讲到的,郑泌昌和何茂才他们已经走上了绝路,后面的剧情看似偶然,其实都是迫不得已的必然,这种人物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

或许这时候的沈一石有点羡慕高翰文,毕竟《广陵散》这样高雅的音乐,本是他跟芸娘爱情的见证,现在却成了人家的专属,而自己却不得不再回去扒拉算盘。

有时候所谓的高雅和世俗,也就是一墙之隔……

显然此时的高翰文已经沉寂在“初为人师”的喜悦之中,也看得出,芸娘很激动,不知道是因为崇拜高翰文,还是因为内疚。

只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一墙之隔的外屋,沈一石静静地背对着镜头,孤独,而又寂寞!

二、

随后,沈一石喊来的四大太监就到了,这四个太监挺搞笑的,形象分别是高、矮、胖、瘦。

感觉《大明王朝1566》作者刘和平创造这四个太监跟闹着玩似的,连名字都懒得起了,直接高矮胖瘦。

每位太监都收到了沈老板一千两银子的银票,后面那个高太监乐得酒窝都露出来了。

从后面的剧情可以得知,这次沈一石主导的“仙人跳”是杨金水不满意的,后来杨金水极力撇清跟沈一石的关系,也在于此。

因为这次杨金水迟迟在宫里不回来,也表明,在嘉靖帝态度不明之时,他不想趟浑水。而沈一石一定要拉上四大太监,也是因为,他必须把织造局拉进来,以此保命,岂不知此举害得还是自己。

拿到热乎乎的银票还没来得及收起来,胖太监就迫不及待地工作了:

“那咱们现在就……”

沈一石此时的表情比较痛苦,也许他还没有听够高翰文的弹奏,也许他觉得高翰文跟芸娘还没有到火候,更也许他心中也有一个魂归邙山的嵇康,愿意为最后的三千太学生弹奏:

“不急,再等等吧!”

事情走到这一步,并不是沈一石希望看到的,可是他又不得不这样做。他以为拉上了织造局,朝廷就不会撕破脸皮,就像老百姓卖地之后,朝廷不会让老百姓饿死一样。只是他没有明白“改稻为桑”经济改革之后,到底有多少钱会分到老百姓头上,又有多少钱会分到商人头上?

三、

沈一石的理智告诉他,还得算算账,于是扒拉起了算盘,这一刻起,他仍然是一个商人。

岂不知琴房里,高翰文已经开始慢慢靠近,打算跟芸娘合弹一首《广陵散》了。而芸娘也感受到了他的靠近,并把这种感觉通过琴声传递了出来,显然,沈一石捕捉到了,于是镜头给了一个大大的特写。

而原本打算盘的手,却无意中按照节奏弹起了《广陵散》,或许沈一石内心还是向往这种所谓的高雅吧?

此时芸娘已经动情,毕竟一个会弹《广陵散》的大师真心实意地教自己,而自己却用这种下三滥的招数对待恩师。内心实在不忍,所以,芸娘流着泪弹完最后一个曲调:

“大人,快半个时辰了,你走吧!”

因为她知道,按照约定,这是“仙人跳”收网的时候,高翰文再不走,就真的没机会了。

而高翰文憨憨地还要继续教,芸娘问他:

“大人,人活百年,终是一死,那时候,你愿不愿意魂归邙山?”

高翰文的回答是“吾从嵇康”,芸娘的回答是“我也从嵇康”,只是这俩人一个是真要从嵇康,一个是要从高翰文。

从这一刻起,芸娘就决定以身相许了,是的,你没有看错,这时候就已经决定了。

等后来芸娘跟高翰文的第二次见面,就已经是高翰文犯罪被压京城的路上了……

四、

沈一石从恍惚中醒过来,一听《广陵散》已经停了,也预示着嵇康该赴死了,自己也该再抓起算盘了:

“抓吧,叫他写下凭据就是,不要伤了他!”

等到一群无赖太监突然出现在高翰文身边时,他其实是真慌了,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芸娘此时哭着告诉了高翰文真相,原来她并不是沈一石的侄女,也不是多么高贵的女子,不过是沈一石花二十万买的杭州瘦马,送给杨金水当“对食”的。

高翰文显然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坚决不写凭据,随后气呼呼地斥责芸娘,想拿自己说事,可说服力不够强,于是搬出了嵇康:

“以后不要再弹《广陵散》,嵇公在天之灵,会雷殁了你们!”

可是高矮胖瘦四个太监怎么可能会放过高翰文,一个个扒光了上衣围着他不让走。

很多人看到这里看不懂了,如果高翰文就是不签字,他们又能怎样?

这才是沈一石高明之处,也叫对症下药,如果同样的招数对付海瑞,先不说海瑞会不会弹琴,即使会弹又会不会教芸娘,即使愿意教,最后被抓会不会签字?

海瑞根本不在乎名声,说不定还拉着四大太监和芸娘闹到巡抚衙门,谁怕谁?就算是杨金水来了,说不定海瑞还要以太监跟瘦马“对食”为由参他呢?

反之,高翰文就不一样了,他过于清高,太在乎自己的羽毛,太在乎自己的名声,如果传出去说他跟一个太监对食的女子眉来眼去的,他还不如去死!

而且他根本就瞧不起芸娘的身份,他的家庭也不允许他瞧得起,芸娘后来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走进高翰文的心,而且代价是高翰文的父母跟他们俩断绝了关系。

如果高翰文跟着耗下去,郑泌昌和何茂才马上就到,到那时,情况会更加糟糕,这是高翰文所不能承受的,所以,他才写下了字据,也表明他已经被拿下……

那么高翰文被攥住了小辫子,无法继续抗衡,海瑞和王用汲又该怎么办呢?他们又面临怎样的难题呢?我们下回再讲!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