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芸能网 > 其他芸能相关 > 正文

就像沈三白 约了芸娘过日子

2018-11-23 01:22 17

素味,让《浮生六记》有了区别于大家风骚的格调,读红楼、看西厢,都不如浮生的朴素,平淡流畅的字里行间品一缕清欢,就像晚餐眼前的一碟小菜,亲近、家味。

文字的东西,似乎没有化学的,或物理的作用剧烈,但却更细微,更久远,乍看上去,没什么用处,可最大的用处,也许正是没有用处。就像一棵树摇动,摇醒了身旁的另一棵树,一朵云疾,掀起了另一朵云。

芸娘,是沈复《浮生六记》里的女主。

书中的芸娘很美,但不媚俗:“颈,瘦不露骨,眉弯目秀,顾盼神飞。唯两齿微露,似非佳相。一种缠绵之态,令人之意也消。”

掩卷细品,活脱脱一个江南文青少妇,素心自在,内心澄澈,不争不躁,不贪恋物欲,也不愚昧迂腐。

若是走进姑苏城的巷子里,这样温婉的女子也许就是个寻常的人。眼前就有了江南水乡的吴侬软语,姑苏的烟柳窄巷,小桥流水,有了布衣蔬食、清贫窘迫的水边人家。

芸娘和沈三白必是性情中人吧,有癖好,志趣相投。平淡的日子,甚至有些凄苦和窘困,在他们夫妻俩那儿且成了素味清欢、不缺诗情画意的锦瑟流年。

人们常常感叹眼前苟且,念念中的诗与远方,其实只是一个思维罢了,头顶就是星空,门前自有风景,风霜雨雪,落花流水,想读的书,喜欢的事,就在那里。

《浮生六记》典型的平民之作,没有贵族和大家的光环,却历经几百年,无数次重刊再版,满是传奇。

沈复沈三白,后人查遍史料,名不见经传,就连《浮生六记》成书也是在三白过世70多年以后。

据说,1877年,也就是光绪三年,在苏州的一个旧书摊上,有个叫杨引传的人,随手翻阅到了一本破烂的手抄,行云流水,简朴生动,书中素味清欢的芸娘呼之欲出,让人欲罢不能。慧眼识珠的他买走了残稿,《浮生六记》不久就刊印出来了。

一时间,洛阳纸贵,浮生难求。

当时,没有互联网,粉丝们人肉了作者沈三白,只知道三白名沈复,是乾隆、道光年间的人,出生在幕僚家庭,身居窄巷,整日奔波柴米油盐,颇有书卷气,有时牵娘子泛舟烟湖,或是吟诗作画,或是赏花观月,那娘子就是与他两小无猜、情趣相投的芸娘。

《浮生六记》中的“浮生”,典出《庄子·外篇·刻意第十五》“其生若浮,其死若休。”古往今来,很多文人墨客对浮生进行描述,李白歌咏“……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苏轼有词:“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凉”《鹧鸪天·林断山明竹隐墙》,三白和芸娘果然是文学青年,取其浮生之意,记生活点滴。

《浮生六记》本来是六篇,即《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中山记历》、《养生记道》,后两篇已经佚失,查阅了几个版本,都只标注目而无下文。

沈三白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一本抒怀手抄,竟引后世无数文豪倾慕留墨。

季羡林曾评价《浮生六记》:“那一部是贵在心灵之自由的记录,写布衣寒窗的风月往事……不仅说生命的短促,更是指着生命不系于任何庞然重物。生命处于自在自为的状态。自由的渺小,渺小的自由,却昭示了生命本质上的尊严。”

俞平伯形容此书“俨如一块纯美的水晶,只见明莹,不见衬露的颜色;只见精微,不见制作的痕迹”。

台湾学者俞国基说:“纯就我个人读书的感受,认为中国传统文学中以爱情为主调的作品,只有两部书够资格称之为文学巨著,其一为曹雪芹的《红楼梦》;另一部便是沈三白的《浮生六记》了。”

红学家冯其庸这样评价:“《浮生六记》是《红楼梦》之后的又一部伟大作品……”

据说,尊阁板《浮生六记》是最早的铅印板,有杨引传序和“尊闻阁王”王韬跋。杨引传序言中说“六记已缺其二”。王韬曾说少时(1847年前)曾读过这本书,可惜没有抄写副本,流亡香港时,常常怀念。

当时,杨引传在苏州冷摊上发现《浮生六记》残稿时,仅存《闺房记乐》《闲情记趣》《坎坷记愁》《浪游记快》4卷,卷五《中山记历》、卷六《养生记道》已经佚失。

1936年林语堂将《浮生六记》四篇翻译成英文,在《天下》月刊上分期连载。后来又出版汉英对照单行本,他在序言中直抒其怀:“芸,我想,是中国文学上一个最可爱的女人。”还猜想“在苏州家藏或旧书铺一定还有一本全本”。

果然,之后不久苏州冷摊上便出现了“全抄本”,续满了卷五卷六,品读后,很多人认为是后人补写的。

也不知从何时起,也许就是杨引传淘到了《浮生六记》以后,旧书摊成了令人向往的地方。

南京朝天宫古玩市场就是这样,每逢周末,都有人寻访贩卖旧书的地摊,更有趣的是黎明前出摊,天亮即散。淘书者持手电筒翻动地上的故纸堆,寻觅心爱之物,影影绰绰、神神秘秘,其形其境如同“鬼市”。

鬼市竟然成了书虫向往之地,2005年秋的一个周末,一个黑瘦矮小的男子从鬼市淘到一册封面题有“记事珠”三字的破烂抄本,悄然离开。他判定,这是清代著名学者、书法家钱泳手迹。后经著名古文献专家、北京大学历史系辛德勇教授鉴定,结论无误。

第二年,这本手抄现身北京中国书店海王村春季拍卖会,起拍价10万元。这位眼光独到、头脑精明的“书贩”,名叫彭令。后经国内权威专家认定,书中记录的清代使者出使琉球途中的所见所闻中,有6200多字出自《浮生六记》中第五记初稿《海国记》。

是真的,还是仿写,这些很重要,又不重要,反正《浮生六记》已经火了,芸娘也赢得了中国最美女人的头衔,成了网红。

《浮生六记》版本大概有一百二十多种,1878(光绪四年),上海申报馆出版的《独悟庵丛钞》本,清末2次,民国时再版31次,1980年大陆再版56次,1958年,台湾27次,1935年林语堂先生将《浮生六记》译成英文,刊登在英文《天下月刊》及《西风月刊》,之后的16次,被翻译印刷成英语法语德语俄语丹麦、瑞典、日本、马来译本。

这本书在当下重新被热捧,却是汪涵在一个节目上提及《浮生六记》之后,短短几年,就冒出数十个所谓的“全译本”。

哪个更好呢。其实,《浮生六记》的文言文版本也并没有特别难懂,看原文,也许更有味道。

叔本华曾说:“一个善良温和节制的人在困境中不失其乐,但贪婪妒忌卑劣的人尽管坐拥万千财富却难以心满意足。”

毕淑敏也说:我喜欢深存感恩之心又独自远行的人。知道谢父母,却不盲从。知道谢天地,却不畏惧。知道谢自己,却不自恋。知道谢朋友,却不依赖。知道谢每一粒种子每一缕清风,也知道要早起播种和御风而行。

留在生命里的东西总会越来越少的,可留下的也越来越重要,历数过往,见过天地,见过众生,更重要的是见自己,就像沈三白,约了芸娘过日子。

残阳,新柳,春天如约,也许从今晚,或是梦醒时,就去见自己。

欢迎 发表评论:

Copyright © 2018 芸能网